明熹宗继位时年仅16岁,年少不爱读书,按现在的标准就是处于文盲状态,更谈不上治理国家的经验。不过他的身体健康,特别喜欢户外活动,兴趣广泛,最
喜欢手工艺和建筑。特别是他有一手极好的木工活,善于制造漆器、砚床、梳匣等精巧器具,尤在雕刻上有极高的造诣,他的作品刻好以五彩着色非常精美,栩栩如
生。在做工上,他对自己要求严格,仔细完成一件作品后,往往先是欣喜,然后又觉得哪里有些不满意,随后将其丢掉重做,直到做出满意作品为止。常常一干就是
一天,没有毫厌倦。有时宦官拿着大臣们急切章疏来呈奏,却见皇帝正忙于“工作”,不愿意让烦人的政事打断他的“工作”。就让识字女官朗诵奏疏内和大学士所
拟的批语。然后对送奏疏来的秉笔太监王体乾说:“我都知道了,你们去好好处理吧”。结果皇帝裁决政事的大权便落到了一些的宦官手中。
明熹宗挖空心思做出许多精美的器物,但是放在皇宫里没什么用处。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只是一味地做,乐此不疲。有时他让宦官拿到市上去卖。其实他
并不缺钱,也不像皇帝那样贪财,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作品能否得到别人的认可。熹宗的作品的确非常精致,在市场上能够卖到很高的价钱。一次他让小太监拿这
自己刚做好的“护灯小屏八幅”和雕刻的“寒雀争梅戏”出去卖,叮嘱道:“御制之物,价须一万。”第二天,小太监果然如数把钱交上,熹宗非常高兴。
当初在熹宗即位前后发生的移宫案件中,李选侍的有一个李进忠的心腹太监发挥了很大作用。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此人本是万历年问河北肃宁的一名游手
好闲的无赖,为人狡猾奸诈。一天他到赌场赌钱输个净光,情急之下他夺路而逃,结果被债主赶到街上,一顿拳打脚踢,扒光衣服当众羞辱一番。李进忠又羞又恨觉
得在家乡混不下去了,索性回家自己动手阉割,只身进了北京。投靠了太监魏朝。李进忠厨艺高超,进宫后给熹宗的生母王才当厨子,王才人死去后拨派去服侍李选
侍。李进忠知道李选侍得宠于皇帝,加倍巴结讨好,很快就得到李选侍的信任,成了她的心腹和帮凶。
移宫案之后,李选侍失势被打入冷宫,李进忠只好改换了姓名,冒姓魏,改名忠贤。其实熹宗年幼时,魏忠贤给王才人当过厨子,服侍熹宗四处玩耍,熹宗念及旧情没有对以前的事加以追究,并且任命魏忠贤做了典膳,留在皇帝左右。
这个魏忠贤可不像名字所叫的那样既忠又贤,但溜须拍马却是他的拿手好戏。他打听到皇帝很听奶妈客氏的话,就千方百计讨好客氏。皇帝只要是奶妈的话都一一
照办,所以魏忠贤又很快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宫里太监最有权的部门是司礼监,司礼监中最有权力的又是秉笔太监,这秉笔太监可以替皇帝起草诏书,加上当今皇帝
懒于理会朝政,秉笔太监简直可以一手遮天。魏忠贤对这个位子垂涎已久,一番苦功总算没白费,在客氏的言语蛊惑下,皇帝在继位不久就任命了魏忠贤为司礼监秉
笔太监。顿时魏忠贤,权倾朝野。
魏忠贤虽然是无赖出身,但他很有心计。即使大权在手后并没有马上开始胡作非为,而是处处小心
谨慎,因为他明白大权是皇帝给的,眼前的首要问题是要稳固自己目前的地位,只有把小皇帝掌握住了,自己才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命令爪牙们四处寻找奇珍
异宝,精巧的玩具献给小皇帝,这很快让熹宗更信任于他,眉开眼笑称赞魏忠贤的忠心。不仅让他代替自己全权处理奏章,还让他掌管最大的特务机构——东厂。魏
忠贤的声势如日中天,自然有势利小人们马上应合拍马,朝廷上许多文臣武将、地方上的官员都纷纷投靠了魏忠贤,结成了派系。许多厚颜无耻之徒还拜魏忠贤为干
爹,一时间魏忠贤称义子众多,号称什么“五虎”、“五彪”的。他这个“干爹”当然也不亏待这些干儿子们,而且他的确需要这么一批效忠与他的爪牙来巩固自己
的势力。很快他利用手中职权,将“五虎”、“五彪”等人暗中派遣到朝廷和地方上的高级职位。这就形成了以魏忠贤为首的一个“阉党”,完全把持了朝政,把皇
帝架空了。
一次有个善于阿谀奉承的官员把魏忠贤称为“九千岁”。魏忠贤听了以后,当即重赏了这官员,既然皇帝称为万岁,九千岁比万岁
还差点。正说明现在除了皇帝,天下就数魏忠贤最大吗?这代表了魏忠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啊。九千岁的称号一下子传遍全国,连老百姓都知道有一个
就比皇帝小一点的九千岁。
看见官员叫“九千岁”受重赏,许多势力的官员也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来想办法来讨好魏忠贤。浙江巡抚在西湖边
上造了一座魏忠贤的生祠。祠堂历代都是纪念先辈才修的,而魏忠贤还好端端地活着就开始受人供奉。生祠供着一座魏忠贤的塑像,每天香烟缭绕,大小官员们都逐
个行札叩拜。这当然令魏忠贤更加高兴了。这个讨好的方法立即被其他地方官员借鉴,一时间全国各地都建起了魏忠贤的生祠,劳民伤财,百姓怨声载道。
魏忠贤领导的特务机构东厂更是一个残酷凶恶的机构,他自然知道的自己的胡作非为必遭天下人怨恨。就利用东厂的特任势力,就派出许多密探在全国各地刺探消
息,不断向他报告有准说了不敬他的话,有谁干了反对他的事。四处捕风捉影,逮捕了许多人,这些无辜的人都被关在东厂大牢里。那里阴森恐怖,打手、爪牙一个
个像凶神恶煞一样,只要抓进去就是严刑拷打,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出来。东厂在魏忠贤手下就像一个人间地狱。
但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
抗。世上的人总是有忠有奸,奸臣当道的时候才能彰显不怕死、坚贞不屈的忠臣本色,魏忠贤这样黑暗的统治早就引起了老百姓的不满,在朝廷上也有好些位忧国忧
民的忠臣冒死上书,痛斥魏忠贤的罪行。特别是东林党人,英勇顽强与魏忠贤一伙势力展开斗争。

窃弄威柄 巍忠贤横行之谜

明朝至熹宗时期,宦官擅权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出了一个人称“九千岁”的大太监魏忠贤。一个宦官竟称九千岁,即使是宦官专权屡见不鲜的明朝也可说绝无仅有。魏忠贤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大的权力,登上如此高的地位?个中缘由,至今说法不一。
魏忠贤,原名进忠,河间府肃宁人,曾结过婚,有妻子并生下一女。魏忠贤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市井无赖,整日沉溺于赌场,但赌运不佳,家产尽输,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一急之下净身,改姓为李,入宫当了太监。开始时他只是在宫中干些杂役,后来巴结上大太监王安手下的魏朝,由其引荐,当上了皇长孙朱由校生母王才人的办膳太监,因此,魏忠贤又有机会接近未来的皇上。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转机,他心想有朝一日皇长孙朱由校继位当上皇帝,那他也就有飞黄腾达之日了。于是他抓住小孩喜好玩耍的特点,挖空心思、变尽花样哄皇太孙开心。
这样期盼的日子并没有让李进忠等很久。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朱翊钧驾崩,光宗即位,可是,光宗朱常洛只当了一个月皇帝就病故,年仅十六岁的朱由校被东林党人推上皇位,也就是明熹宗。

图片 1

明熹宗朱由校

随着熹宗登基,李进忠一时也成为炙手可热的当权人物,不久当上了手握实权的司礼监秉笔太监,负责掌理内外奏章、批朱等事宜。此后,李进忠又恢复“魏”姓,熹宗御赐名“忠贤”,魏忠贤从此开始了他的专权生涯。
有学者认为,不识字且无靠山的魏忠贤之所以能如此平步青云,这么快就当上司礼监秉笔太监,与一个女人有很大关系,她就是客氏。
客氏是熹宗朱由校的乳母。客氏心灵嘴巧,且奶汁稠厚,甚得由校生母王氏的信任。王氏不久被迫害而死,朱由校从小孤苦无依,客氏出自女性的本能,对朱由校十分疼爱,两人日久生情,如同母子。朱由校一登上皇位,便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对其宠惠有加。客氏仗着皇帝为其撑腰,威权日盛,趾高气扬,不可一世。魏忠贤攀权附贵,千方百计地与客氏勾搭,与其结成“对食”关系,形如夫妻。
也有人认为,魏忠贤之所以能够专权乱政到肆无忌惮的地步,与熹宗的荒庸无能和不理政事颇有关系。本来就有点弱智的熹宗有一个嗜好,十分酷爱木匠活,喜欢自己亲手做一些小器具,每天从早到晚,忙个不停。魏忠贤每次乘他忙得正起劲的时候去奏事,这时的熹宗哪有心思去管理国家大事,不耐烦地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好好干吧。”魏忠贤便背着皇帝,假传圣旨,把持朝政,铲除异己。
魏忠贤不仅善于玩弄权术,而且做事手段毒辣。对曾对魏忠贤有过重大引见和推荐功劳的另一太监魏朝,魏忠贤最后竟放恶狗将他吃掉。魏忠贤在任司礼监的时候,大肆网罗亲信,相助为虐,他手下有一群被称作“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的走狗,党羽遍及各个衙门。除司礼监,魏忠贤还兼任东厂总督太监,勾结党羽,结成了庞大的阉党集团,打击东林党人,许多官员被革职斥逐或被迫害致死。
魏忠贤和客氏把持朝政,作恶多端,激起了朝中大臣们的强烈愤慨。御史杨涟等人连名上书,疏中列举弹劾了魏忠贤专权乱政、迫害忠良、蒙蔽圣上,暗害妃嫔、私建祠堂、任用私党、败坏圣名等罪名,紧接着又有七十多名朝臣上疏弹劾魏忠贤,奏疏达百余封。魏忠贤惊恐万分,求助客氏和太监王体,在他两人的辩解和帮助下,糊涂的熹宗不但不听朝臣百官的劝谏,反而下一道措辞严厉的谕旨,极力袒护魏忠贤。这次上书使魏忠贤对杨涟等人怀恨在心,他凭空捏造罪名,逮捕了杨涟、左光斗、周朝瑞、魏大中、顾大章、袁化等六人,在狱中对其施以酷刑,六君子全被折磨而死。之后,魏忠贤又再次大兴冤狱,将周起元、周顺昌、高攀龙、周宗建、李应升等七人诬以受贿之罪名,逮捕入狱,周起元等人受尽严刑拷打,最后全部惨死狱中。魏忠贤和客氏不仅对政治上反对他们的朝中官员下毒手,就连后宫嫔妃在高宗耳边说两句对魏、客两人不利的话,也难逃魏忠贤和客氏的魔掌。张皇后因“性严正”,多次提醒熹宗警惕魏、客两人,遭其怨恨,被陷害致流产,致使熹宗无后。裕妃张氏性格刚烈,对魏、客两人不屑一顾,于是以有孕之身被禁于冷宫,绝其饮食,裕妃最后饥渴而死。冯贵人劝熹宗停止内操(指挑选、装备宦官,在禁中操练,这是魏忠贤出的鬼主意),魏、客便假传圣旨,将其赐死。李成妃为冯贵人求情,魏、客两人知后大怒,将其囚禁,幸亏李成妃事先储备了食物,没有被饿死,但被贬为宫人。
魏忠贤控制的东厂也到处横行霸道,肆意抓人,百姓谈话中无意冒犯了魏忠贤也会被处以剥皮、割舌等酷刑。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魏忠贤的族人因魏的发迹也纷纷被加官晋爵,身居要职。侄子魏良卿封宁国公,加太师,另一个侄子魏良栋封东安侯,加太子太保,侄孙魏鹏翼封安平伯,加少师。族人中荫封锦衣卫指挥使的有十七人,官至左、右都督及都督同知、佥事等有多人。随着魏忠贤个人势力急剧膨胀,朝廷内外众多的官僚为了取悦于魏忠贤,呼他为“九千岁”,魏忠贤似乎对于“九千岁”还不满意,于是有些人干脆呼他“九千九百岁”,离“万岁”皇帝只差一步之遥。这些馅媚的官员尤嫌不足,又掀起了为魏忠贤建造生祠的运动。祠即祠堂,原本是祭祀死去的祖先或先贤的宗庙,为活着的人建造的祠堂,称为“生祠”。始作俑者是浙江巡抚潘汝桢,他上疏说“东厂魏忠贤,心勤体国,念切恤民”,请求为魏忠贤立生祠。明熹宗不但没有阻止,还为这个生祠赏赐匾额——“普德”。此例一开,全国各地纷纷效仿,建祠之风愈演愈烈,以至各地官员对生祠的态度和恭敬程度成为对魏忠贤是否忠诚的标志,生祠之多,几遍天下。每建一祠,霸占民田民墓,或拆民房民舍,无人敢阻拦,建祠的钱财,都是地方官员从老百姓那里搜刮而来,人们叫苦连天。生祠“极壮丽庄严,不但朱户雕梁,甚有用琉璃黄瓦,几同宫殿。不但朝衣朝冠,甚至垂旒金像,几埒帝王”。当时甚至还有人把魏忠贤和圣人孔子相提并论,说什么:“孔子作《春秋》,忠贤作《要典》,孔子诛少正卯,忠贤诛东林,宜建祠国学西,与先圣并尊。”对魏忠贤的馅媚之风泛滥全国。

相关文章